一只学生狗qwq

白蝴蝶率领众狼的传奇故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白蝴蝶率领众狼的传奇故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4月22日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二、悲催的狮口夺食

       在洁白的雪地上,白色的脑浆和鲜红的狼血源源不断的流出。雪地上躺着一匹公狼,这只公狼叫利爪,可爪子再锋利,也没能从狮口逃出来。狼王利爪的头上,咬出了两个深深的洞。白蝴蝶在利爪旁边呦——呦——的叫着,拼命的舔着利爪的眼皮,希望他能站起来,率领众狼,到其他地方去捕食。

       这个时候,假如白蝴蝶膝下那只叫黄丽丽的小狼崽没有开始走醉步,也没有饿晕在地,利爪是不会狮口夺食的。

       要是那头狮子用蔑视的眼神横扫狼群,张开血盆大口发出汹汹低吼,白蝴蝶相信,利爪是绝不敢冒险去抢夺狮子爪下的羚羊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阿灿珊是莫菀莎狼群辈分最高的母狼,是躺在血泊里狼王利爪的妈妈,在人类社会就叫“外婆”老母狼阿灿珊一生出来身上的毛就像灿烂的阳光一样耀眼,一样五彩缤纷,所以她就取了个漂亮的名字。时过境迁,岁月无情,如今她岁数大了,身上的毛早已没有以前那么耀眼,那么五彩缤纷了,那漂亮的名字却沿用至今。老母狼牙口十四,生活在日曲卡雪山的狼,最高寿限是二十岁,但在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下,活到十五岁已经是凤毛麟角了,她算得上是莫菀莎狼群的一个小小的奇迹。

       岁数大,经历的事情就多,经验丰富,加上莫菀莎狼群里有许许多多的狼都是跟阿灿珊有血缘关系的晚辈,老母狼阿灿珊自然而然便受到尊重,在莫菀莎狼群里也算有一定的威望。

 

       白蝴蝶,抬头望了望天空,又扭头看了看挤在雪窝里的瑟瑟发抖的五只小狼。她发出一声长长的叫声。迈着沉重的脚步向荒野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三、众狼想吃利爪的遗体,白蝴蝶力挽狂潮

       白蝴蝶才走出三十多步,突然听到了咔嚓咔嚓的响声,好像是有狼在啃什么东西。白蝴蝶突然回头一看,看到的景象让她心凉了半截,她用最快的速度跑到了利爪的遗体前,看到了她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:大公狼斜斜眼正在吃狼王利爪的身体,狼牙咬在狼肉上,发出咔嚓咔嚓的声响。

       那只名叫番茄的大公狼,也垂涎欲滴、不怀好意的像分一杯羹。

白蝴蝶怒吼一声,扑向大公狼斜斜眼恨不得把大公狼斜斜眼给吃掉。

       大公狼斜斜眼似乎早有准备,敏捷的跳开发出一阵不满的嚎叫:

——抛尸荒野,还不让吃,也太浪费了把!就算我们不吃,秃鹫也会把他吃掉的!

       不错,狼社会里确实有同类相食的惨剧,不过,那是在特殊情况的特殊所为,比如狼妈妈产下一窝狼崽,其中一只夭折了,恰好母狼又因饥饿而奶水不足,才会恨起心来把狼崽吞了,来拯救其它狼崽。可利爪是为了整个狼群才死的,现在他尸骨未寒,你们就来吃他的肉,喝他的血,这也太没有狼理的吧!

 

评论(1)
©陈皮是个傻菇凉 | Powered by LOFTER